• <ins id="iegbt"></ins>

  • <mark id="iegbt"><track id="iegbt"></track></mark>
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 > 高考 > 高考快訊 > 正文

      法官妻子被監視居住110天,出庭證言推翻筆錄未被采信_環球資訊

      中國網教育  2023-05-16 09:19:51

      法官妻子被監視居住110天,出庭證言推翻筆錄未被采信

      2023-05-08 23:04


      (資料圖片僅供參考)

      來源:澎湃新聞

      分享到: 鏈接已復制 字體:小大

      收到《解除取保候審決定書》已有半年,王某霞至今未接到公安機關的其它通知。

      江源警方作出的《監視居住決定書》。本文圖片均為受訪者 供圖

      王某霞是吉林白山中院原審委會委員、執行局案件執行處處長鹿貴金的妻子,因鹿貴金被指控犯罪,王某霞涉嫌掩飾、隱瞞犯罪所得,曾被白山市江源區公安局指定居所監視居住110天。2021年9月20日,江源警方對其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。2022年11月16日,王某霞收到江源警方作出的《解除取保候審決定書》,此后再未對她發出其它通知。

      2023年4月28日,吉林省敦化市法院作出判決:鹿貴金犯受賄罪和執行判決、裁定濫用職權罪,判處有期徒刑6年。

      澎湃新聞注意到,判決書顯示,敦化市法院采信了王某霞在指居期間的證言,未采信其出庭證言,理由為“無法合理解釋(兩份證言不一致的)原因”。

      鹿貴金的辯護人張祥宇稱,敦化市法院審理過程中,其多次向法院申請調取同步錄音錄像,但遭到監察部門拒絕,并非無法提供合理解釋。鹿貴金不服一審判決,已提出上訴。

      原法官犯兩罪一審被判6年

      白山市江源區紀委監委于2021年4月25日發布的通報顯示,鹿貴金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經白山市紀委監委指定,正接受江源區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。資料顯示,鹿貴金于1988年7月參加工作,2014年7月調任白山市中院執行局,先后擔任案件執行處副處長、處長,系四級高級法官。

      吉林省敦化市法院于2023年4月28日作出的判決顯示,經審理查明,鹿貴金的妻子王某霞(另案處理)于2007年11月借給白山和豐置業有限公司(下稱:和豐公司)40萬元,月息10‰,借款期限一年。到期后,和豐公司未歸還借款,利息計入本金重新計息,利率調整為15‰。至2013年,和豐公司歸還完本息。2014年,鹿貴金利用職務便利,在執行一起合同糾紛案件中,接受被執行人和豐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的請托,為和豐公司提供幫助,使執行人與被執行人達成和解,進而使和豐公司少支付157萬余元。此后,鹿貴金授意其妻要求何某從2007年開始以月息25‰重新計算利息。王某霞后續收到37萬余元轉款和用于抵賬的一套房、一個車庫。經評估,鹿貴金受賄總額為108萬余元,其行為構成受賄罪。

      此外,敦化市法院還認定鹿貴金在執行判決、裁定活動中,濫用職權,致使一名當事人遭受76萬余元的利息損失,其行為構成執行判決、裁定濫用職權罪。

      法院判決,鹿貴金犯受賄罪,判處有期徒刑五年;犯執行判決、裁定濫用職權罪,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,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年。

      被告人妻子出庭,證言與其在指居期間不一致

     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,王某霞于2021年6月3日因涉嫌掩飾、隱瞞犯罪所得罪被白山市江源區公安局帶走調查。同日,因需要繼續查證,江源區公安局作出《監視居住決定書》,決定在白山市江源區育林街對王某霞監視居住,由江源區公安局刑事偵查大隊負責執行,監視居住期限從當日起算。

      江源警方作出的《解除取保候審決定書》。

      王某霞稱,在此后的三個多月里,除了去對面房間接受訊問、去江源區公安局做筆錄、去醫院檢查身體外,她未離開房間。直至2021年9月20日,江源區公安局作出《解除監視居住決定書》,對王某霞解除監視居住,取保候審。但該決定書直至2022年11月16日才送達給王某霞。

      在指居期間,江源警方為王某霞作了多份筆錄。筆錄中,王某霞稱:2007年11月,和豐公司向其借款40萬元,約定月息1分。2013年11月,和豐公司還清王某霞本息共計101萬余元。鹿貴金給和豐公司幫忙后,授意王某霞要求和豐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以月息2分5從借款之日重新計算利息,后鹿貴金收受和豐公司37萬余元和以97萬余元價格訂的一套房加一個車庫。

      敦化市法院在審理鹿貴金一案時,王某霞作為證人出了庭。庭審中,王某霞稱,她在指居期間作的筆錄不是真實意思表示,實際情況是她二嫂潘女士是和豐公司的員工,2007年和豐公司資金短缺,潘女士作為中間人,介紹公司向王某霞等親屬借款。其中,王某霞借給和豐公司40萬元,約定月息為2分5,借款期限為一年。此后,因和豐公司未能在約定時間內還款,雙方每(半)年重新計算一次本息,直至2015年,和豐公司用該公司建設的房子和車庫抵債,雙方債務才結清。

      王某霞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地方。

      判決書:不予采信王某霞當庭證言

      不過,敦化市法院并未采信王某霞出庭時的證言。

      前述判決書顯示,經查,王某霞與和豐公司之間借還的相關事實,有鹿貴金的供述、王某霞、何某及和豐公司工作人員等相關證言證實,證據間相互印證。該案是以重新按月利率25‰計息的方式受賄,推定雙方開始借款時就按月利率25‰計息無事實和法律依據。此外,因該案證據能夠證明王某霞出借40萬元時的借款利率為1分,該事實應予以認定,故對于鹿貴金的辯護人提出對借據筆跡進行鑒定的申請不予準許。

      判決書還顯示,關于鹿貴金及其辯護人提出鹿貴金有罪供述存在強迫情形,監察部門未提交同步錄音錄像,訊問筆錄、證人王某霞、何某的證言不應采納的辯解和辯護意見。經查,鹿貴金及其辯護人除言詞抗辯外,并未提供證據證明上述證據來源不合法及存在刑訊逼供情形,鹿貴金的供述、王某霞、何某等人的證言,能夠相互印證,且有其他證據予以佐證,能夠證明本案犯罪事實。未提供同步錄音錄像的供述、證言,不必然導致供述、證言無效。故該項辯解和辯護意見不能成立,法院不予采納。法院還認為,王某霞當庭證言與其在偵查機關所做的證言不一致,且無法合理解釋原因,該院不予采信。

      律師稱起訴書內容與判決書中記載的公訴內容不一致

      鹿貴金的辯護人張祥宇稱,敦化市法院審理過程中,其多次向法院申請調取鹿貴金及王某霞的辦案同步錄音錄像,但被監察部門拒絕。

      江源區監察委于2022年8月24日向敦化市檢察院出具的《辦案說明》顯示,經辦案部門審查后認為,申請人提出的相關申請不符合《關于加強和完善監察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機制的意見(試行)》第12條的規定,故無法提供。

      澎湃新聞查詢到,上述規定為:對于監察機關立案調查的職務犯罪案件,存在下列情形之一,人民檢察院、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有必要的,可以商請監察機關調取訊問被調查人的同步錄音錄像,對證據收集的合法性以及被調查人供述的真實性進行審查,監察機關應當支持配合,在監察機關案件審理部門報本機關主要負責人審批后,由承辦的調查部門提供:(1)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或者辯護人提出犯罪嫌疑人。被告人供述系非法取得,并提供相關線索或者材料的;(2)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或者辯護人提出訊問活動違反法定程序,并提供相關線索或者材料的;(3)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或者辯護人提出訊問筆錄內容不真實,并提供相關線索或者材料的;(4)人民檢察院、人民法院認為訊問活動可能存在暴力、威脅等非法取證行為的。

      張祥宇認為,根據上述規定,江源區監察委恰恰應該提供同步錄音錄像。江源區監察委拒絕提供同步錄音錄像,導致本案中對定罪量刑具有重大影響的關鍵證據的合法性無法查證。

      此外,張祥宇在收到判決書后發現,判決書記載的公訴機關起訴的內容,與其此前收到的《起訴書》的內容不一致:《起訴書》僅記載王某霞2007年借款給和豐公司時“約定月息10‰”;而在判決書中則多出了“借款期限一年”和“從第二年起借款利率調整為月息15‰”的表述。

      張祥宇表示,公訴機關變更起訴書內容,哪怕是修改錯別字,都應當作出《變更起訴決定書》,但直到一審判決作出后,公訴機關均未送達相關法律文書,庭審時也未告知變更起訴的相關內容,其私自改變指控內容的行為導致辯護人、被告人無法充分行使辯護權,屬于嚴重的程序違法。鹿貴金明確表示,他不服一審判決,已提出上訴。(王鑫)

      相關閱讀:


      關于我們 - 聯系方式 - 版權聲明 - 招聘信息

      Copyright@1999-2017 中國教育網  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聯網出版機構 ICP備1654251116號-1

      聯系網站:zgjyw@foxmall.net.cn    違法信息舉報郵箱:jubao@123777.net.cn

      自拍亚洲日本在线观看